收藏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月评票 | 返回书页
首页 -> 吞噬世界之龙 -> 书目 -> 《吞噬世界之龙》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魔中之魔

上一页 | 下一页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《吞噬世界之龙》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魔中之魔

    “我们能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太阳异变的3天后,来自太阳耀斑的影响在逐渐退去,动荡的世界在艰难当中努力恢复,而在某处会议上,一个忐忑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望着手中的灾难报告,有人沉默,有人忧虑,还有的人则试图询问共济会的会长,但面对询问,坐在最上首的罗曼只是沉默了一下,缓缓而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是啊,人类什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一处平静的海滩边,海风微拂,**着上身的男人缓步走在松软的细沙上。

    他的眉毛很硬,如同两柄拔出的利剑,眼眸却很冷,走的时候面容如大理石般沉默,腰间仅仅缠着一块不知名兽皮,块块分明的饱满肌肉散发着野性的魅力。

    仅从外貌上来说,他称不上十分英俊,只能说这是一个很耐看的男人。但在其身上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滂沱气势。这股气势犹如狮虎,犹如猛兽,犹如天上的太阳,璀璨、耀眼、强大,令人心生畏惧,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则背着一个高高鼓起的包裹,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。面前就是大海,大海平静无波,大海在恭候着海洋的主人到来。

    望着那大海,男人的眼眸冷冽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里,他一直都没有回到海洋,因为他在刻意避开“它”。一直以来,他都在刻意避开“它”,现在,他却要去见这个他有意避开不见很久的“人”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即将走入大海的时候,身后一个呼唤声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喂,路人啊,为何要如此匆忙呢?”

    男人瞥向身后,一个长有胡子的中年人微笑着向他伸手,瘦削的面庞略显老态,但那双眼睛却很深邃。

    “一个鬼魂。”

    望着那个中年人,低沉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瞒过男人,包括面前这个不知为何出现的鬼魂。

    中年人倒很是洒脱,晒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活人,死人,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朝着面前的男人微微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吗,该隐先生。”

    轻轻吐出的话却如同炸雷一般,中年人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,或者说该隐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讶,他的面容始终平静如常,平静到冷漠,仿佛对方是在叫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。”

    平静的口吻如是说着。

    中年人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非但我知道你是谁,从那个地狱般的世界里跑出来的怪物们也都知道你是谁,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过你,‘背叛者该隐’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怪物们很愤怒,他们愤怒于你没有去解救它们。它们仇恨了许多年,仇恨那个天使,亦仇恨着背叛者,如今它们被它们的主人所唤醒,也将要向你发泄怒火。”

    男人不置可否,他的表情始终平静冷漠,似乎对于中年人的警告毫不在意。没有再理会中年人,他便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望着他的背影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认为你的计划行得通吗?”

    男人停下了脚步,然后微微侧头,瞥了他一眼,那个目光平静的可怕。仅那一眼就令中年人感到身体都变得沉重起来,但中年人的脸上却依然笑着,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猜出了你所想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微微躬身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和目的并不难猜测,非但我知道,很多怪物们应该也猜出来了,在那神殿之内,它们正在等待你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该隐,亦或说是人类的祖先啊,你真的认为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了吗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回答,而是继续冷漠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中年人倒也没有期待该隐会回答他,只是笑了起来,然后莫名的说了一段看似不相关的话。

    “在很小的时候,我便被家族里的女人所溺爱。我的姐妹、母亲、祖母都很娇纵我,因为我是家族里唯一的男丁,所以我的性格比较软弱,和同龄的男孩们相处不来,平时最喜欢读书。有时,读着那些宗教书籍时我都会感到很困惑,如果真的有神,为何世界会是这个样子。但没想到,直到我死后才发现原来世界是这个样子的——一个被反复扭曲修改过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死后,似乎我的灵魂前往了那个充满熔岩的世界当中。我不喜欢那里,只有打斗和无尽的厮杀,许许多多的灵魂都被迫卷入其中,那些灵魂大多被撕裂扭曲,我则侥幸延续下来。该隐,据那些魔神所言,那里就是旧世界,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中年人莫名问道,男人沉默了一下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在旧世界的最初,庞大的蛇身上承载着整个世界,泥土散落在蛇的身上,凸起处便是高山,凹陷处便是湖泊海洋。那是一个极不稳定的混乱地方,地震、火山、洪水频发,只是在男人取得了地龙肺部的种子之后,才一点点的改造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中年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很久以前……我们在这大地之上生活了无数年,有时有地震,有时有洪水,有时有火山,但我们还是延续了下来不是吗?我们已经和平共处了如此之久,难道便只有暴力一条道路吗?我们过去生活了无数年,未来也可继续生活无数年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中年人的话似乎意有所指,而听着他的话,男人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人类有时也会和老鼠共处一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人类消灭过老鼠吗?”

    尚未等男人说完,中年人反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眉头微皱,似乎语塞。

    中年人望着面前的男人,缓缓说着。

    “狮子有狮子的生存策略,羚羊也有羚羊的生存策略,而在狮子和羚羊脚下,那微不足道的蚂蚁也有蚂蚁的生存策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目的不止于此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点了点头,莫名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猿猴之于人算是什么呢?一个可笑的族系,一种耻辱。人之于超人又何尝不如此?我们走完了由虫至人的漫长之途,但在许多方面,我们依然是虫。以前我们是猿猴,但是现在,人却比猿猴还更像猿猴。我们是人,是身上带有动物性、用理性思考的人,但我们岂可满足于如此?根除那原始的动物性,人类才能够成为超越了人类之上的超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百年前,有个奥地利的年轻人误解了我的意思,他以为‘超人’是指更为优秀的基因、更为卓越的民族,但是,超人又岂是如此浅薄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中年人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大地,能够承载一切高贵的、低贱的、聪慧的、愚钝的、强大的、弱小的……它是如此的深沉而博大,善于包容,那就是大地的意志。在那个强大事物的身上,我看到了一种契机,一个让人类成为超人的契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因为它的不屑。”

    男人冷漠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但我们确实是在它的背上生活了不计其数年,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类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中年人反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再度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沉默的男人,中年人微微欠身,恳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们已经在它的背上延续许多年,当然也可以继续延续许多年……还望您好好慎重自己的决定,不要让盲目蒙蔽了您的双眼,请谨慎决定你后裔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男人沉默的看着他,良久之后转过身去,迈步跨入了冰冷的海水当中,而中年人则始终注视着面前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大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我会记得你的话的……尼采。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传入中年人的耳中,听着这个几乎被他所遗忘的名字,尼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它的身影逐渐化作薄雾散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应黑暗的海水深处却遍布各种光源,长明的灯火和庆祝的繁华尚未远去,随处可见各种写满对蛇之父赞美词的标语和宣传单,但繁华终究冷却。

    男人漫步在形同废墟的海底都市当中,看着面前的诸多残缺海族尸体和地上的鲜血,以及残存的一些还在啃噬着尸体的弱小魔怪,他的脸上毫无动容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并没有来海底世界,但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,从一开始就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王将归来,王将毁灭,蛇父注视之下,末日已至。”

    在乌诺伽亚王回归海底世界之前,预言家们曾经不约而同的做出了这么一个预言,预言家们认为王归来之时,也就是末日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最终,乌诺伽亚王归来了。

    但被视为“疯王”的乌诺伽亚王没有毁灭海底世界,反而带回了许许多多的古老技艺,而这一切在蛇之父的归来之后被彻底推向了**,所有的蛇民们都在庆祝,一个黄金般的时代仿佛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地上穿着华美衣饰的美丽人鱼尸体已然僵硬了,她睁大眼睛,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那如琉璃般的眸子中,依稀还残存着死前的光影:繁华的庆典上,空中遍布制造出来的绚丽光彩,民众们身穿美丽的服饰,但民众的脸上却带着惊愕与恐惧。有些人试图逃跑,有些人则还在茫然当中不知所措,而在他们的身旁,众多诡异的庞大魔怪正饕餮着眼前的盛宴……

    那些或是长有众多手脚与触手、或是长有多个头颅、亦或者身上遍布眼球的畸形怪物,它们的体型或大或小,有的比高楼还高,有的甚至阴影遮蔽了整个城市,当突如其来的怪物们啃噬庆典之上的民众时,根本无从反应过来的民众们只能被这些怪异的畸形生命所啃噬。

    海底文明几乎被摧毁殆尽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蛇之父的醒来,那些曾经被视为蛇之父宠物的畸形魔怪们也从异空间当中归来了,那些暴戾贪婪的怪物们数之不尽,它们饥渴了太久,在降临海底世界之时将无数的生灵当做果腹之物填入腹中。

    它们太过强大,即使是黄铜巨人和浮空战舰也难以抵抗它们的力量,于是,那预言当中的末日到来了。

    那些预言家们始终搞错了一件事,它们以为末日是因为“王的归来”,实则并不是“王的归来”,而是“蛇父注视之下”。

    蛇父已经苏醒,海底世界的末日也随之到来……

    男人沉默着,望着地上的美丽人鱼、最后的蛇人公主、那个竭力试图复兴蛇人文明的孩子,在她生命的最后,她究竟在想什么呢?已经没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心中无喜无怒,也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在尸体的面前沉默了一下,然后轻轻绕开了面前的尸体,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,是一座高耸的神殿,巍峨而庄严,好似重重垒砌的高山,蜿蜒的阶梯都有上万道,矗立在这曾经繁华的城市中心。城市已经沦为怪物的乐园,唯独那座神殿始终完好无损,众多体型千百米、如同浮空山岳的庞大魔怪环绕在高耸神殿周围,拱卫这座地位特殊的神殿。

    一步,一步,一步……

    男人没有用任何的特殊力量,只是像个普通人类一般,顺着那蜿蜒的石阶一步步朝着面前的神殿走去,那些拱卫的庞大魔怪凝视着他,复杂的目光当中似有恶意与讥笑,但还是让开了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最终,走了近两个小时之后,走完了这七千多层石阶的男人站在神殿大门前。

    百米的厚重石门矗立在他的面前,在这宏伟的石门面前,渺小的男人如同是无意间闯入巨人国的小蚂蚁一般,然后,他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轧……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犹如闷雷,轰鸣的声音震动着地上的尘土,石门被缓缓推开,光线从缝隙当中射入,照射出了石门后的神殿内景……

    宏伟的神殿之内是一条笔直走道,而在走道两旁则分列着众多大小不一的圆盘,大的足有百米,犹如一个体育场,小的则像莲花一般,上面则盘踞着一个个体型不一的魔神与畸形怪物,好似是被供奉在石坛上的神灵,只不过却是一个个恐怖狰狞的魔神。

    它们或睡或醒,却都散发出一股股强大的气息,这股气息犹如实质一般,当男人推开石门之时,那种种奇形怪状的怪物们朝着男人的方向投来了一道道冰冷目光。

    嘲弄、讥讽、愤怒、冷漠、仇恨、贪婪……

    其中的意味各不相同,唯独没有一丝善意。

    男人的脸上毫无动容,只是朝着神殿正中央的王座方向缓步走去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着哪怕汇聚了无数魔神怪物也难以遮掩的强大力量,在那众多体型庞大的魔神当中,那个高坐在王座之上的黑影显得很渺小,却没有任何人能够忽视它,甚至所有的注意力都会被那深邃的黑暗所夺取。

    在那王座旁,越是接近王座,光线就越是会被扭曲,最终连光也无法挣脱,只能被那黑影所吞噬。

    深邃,恐怖,美丽。

    任何一位魔神、任何一股力量都无法和那深邃的黑暗所媲美,那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了整座神殿,在这过于强大的力量面前,除了铁石,任何活着的生命都会感到本能的恐惧。

    最终,在那王座前,望着面前的黑影,乌诺伽亚王低下了自己的头,屈下膝盖,半跪在那黑影面前,低沉的声音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父。”8)
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访问爱导师

若发现《吞噬世界之龙》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魔中之魔-玄幻奇幻章节出错,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
本作品《吞噬世界之龙》为私人收藏性质,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风染丛林 所有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