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月评票 | 返回书页
首页 -> 大魏霸主 -> 书目 -> 第423章人死鸟朝天(二更)

上一页 | 下一页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第423章人死鸟朝天(二更)

    第423章人死鸟朝天

    而金奴和铁奴也发现了问题,梁县居然戒备了,虽然没有仔细询问,金奴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好像在抓什么人。

    这下金奴和铁奴不淡定了,如果不是他们两个坚持,冉明也不会北上,如果冉明不北上,依靠他们二人的速度,完全可以提前一天甚至更快的速度抵达洛阳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都怪我!”金奴像一头受伤的野兽,低声咆哮:“若非我的固执,主上如何为遇刺?”

    当然有足够地理由来谴责自己。

    金奴的自责,铁奴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不知不觉,金奴和铁奴加快了行军速度,为了减少马匹的负担,铁奴把马上的食物,一件一件的扔掉,只留下了一些水。

    冉明也是心急如焚,如果冉闵真出了什么意外,依靠历史那种强大的复原能力,恐怕历史还会转回原来的轨道。

    薛陶也留意到了不寻常之处,不过相对于冉明的急切,他却淡定多了。

    就算冉闵死了,也就死了,他和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。通过接触,薛陶也知道,冉明这个人野心很大。

    而且,冉明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。

    一旦太子容不下冉明,那绝对不会是坏事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因为,他知道,无论是谁,只要威胁到冉明,冉明就一定会反击。这个魏国唯一封国王爷,手中掌握的资源不少,问鼎魏国至高权力,不是没有机会,他薛陶就可以如愿成为从龙功臣,从此荣华富贵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四个时辰过去了,冉闵还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以冉闵的伤势来说,在后世,并不算什么严重的伤害,及时手术,康复的机会至少超过九成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个时代,冉闵的伤,就足以致命了。

    董润也非常不理解,他非常清楚冉闵的武功,慕容垂虽然当时手中有剑,慕容秋也从上而下袭击冉闵,就算冉闵空手,冉闵也有一百方式,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可是,冉闵一直都没有动,若非曹纯用性命替冉闵挡了一剑,冉闵当时恐怕就会死于非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别说董润心中有疑问,谢安心中的疑问则更多了。

    冉闵的武功,至少可以进天下前三。

    对战以验,冉闵非常丰富,这样的一个传奇名将,岂会轻易倒在一名女刺客手中?

    冉闵的拳手可以击碎野牛的头盖骨,为什么只是把慕容秋击晕?

    要知道,冉闵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愚夫,中间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进宫之前,就连他们这些魏国大臣也会解下佩剑,对于外臣,检查可不会出现如此大的漏洞。连同慕容垂在内,总共九名刺客,一十七柄剑,居然离奇的带进皇宫,难道魏国的禁军只是摆设?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谢安慢慢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派出了谢氏“金鹰堂”的好手,秘密查了一下禁卫统领阴?F。

    可是接到了消息让谢安肯定了自己的判断,混乱中阴?F居然在乱战,被突围的慕容垂一刀捅进小腹,伤重不治而亡。

    死了,一个刺杀案的关键人物阴?F居然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死无对证,看上去没有问题了,实际上则是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人虽然死了,可是禁军卫必竟是不普通军队,他们对冉闵拥有绝对的忠诚。事情并不难查,最后发现,检查和放行刺客进宫的人都是阴?F和他的心腹。

    几乎到了水落石出,哪里曾想再起波澜。

    慕容垂刺杀冉闵,魏国骠骑将军张遇也在现场,他亲眼看到慕容秋的剑从冉闵的肩窝处刺进处一尺有余,虽然张遇不是医生,但是他作为军中宿将,自然知道一尺余长的剑刺进去是多么的严重。

    “冉闵恐怕是不行了!”张遇在脑袋中不自觉的生出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张遇和其他魏臣不一样,他是最初的魏臣,冉闵建立魏国,定都邺城,改元青龙,张遇以许昌降魏,被冉闵封为豫州牧。

    这是魏国幽、冀、并、兖、洛、豫六州之境唯一的一个州牧。

    熟悉三国历史的朋友们应该知道,这个州刺史和州牧权力大不一样,一州刺史只是管辖一州民政,和州牧则是上马管军,下马安民,是一州之地的最高长官。

    这种州牧制度,有很明显的弊端。那就是容易滋生州牧的野心,形成藩镇割据。

    青龙元年二月冉闵封张遇为豫州牧,同年八年,张遇就以许昌向东晋投降,被封为镇西将军。在原来的历史上,永和八年,张遇与谢尚发生矛盾,谢尚与张遇矛盾激化,随既张遇又降了前秦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个时空,张遇却又复降了魏国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有前科的藩镇,冉闵剥夺了他的军权,名义上张遇是魏国骠骑将军。

    按职位,张遇其实位比张温的那个车骑将军更高,属于魏国兵马统帅的二把手。然而,事实上张遇却空有一个名号,除了他的三千私兵,他在魏国并没有统兵之权。

    由俭入奢易,以奢入俭难。

    张遇从堂堂晋国镇西将军、豫州刺史,而且晋朝当时只有豫州的名义统治权,事实上直到最后,晋朝都豫州都没有事实上的统治。而张遇就是事实上的豫州土皇帝。

    豫州并不是指现在的河南,而是河南南部、东部、安徽北部、江苏西北部、以及山东西南角,这是华北平原最富饶的地带,这里物产丰富,良田无数,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从统治这么一大块地方的土皇帝,到空有其表的骠骑将军,张遇内心里非常不平衡。

    不过,张遇非常恐惧冉闵,他不敢产生二心。

    但是冉闵死了,那就不同了,东晋对于豫州那是长鞭莫及,自己才是那里独一无二的主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况出现了,那就是他见到了东晋褚蒜子秘密派出的使者。当然,褚蒜子可没有猜到慕容垂为刺杀冉闵,她派出联系张遇,其实和冉闵亲征凉国有关,冉闵亲征凉国,褚蒜子害怕自己唇亡齿寒,等冉闵真正平定北方之后,她再无所依仗,就算合纵也找不到盟友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慕容恪打算以降国格,去帝号的方式,来应该对冉闵咄咄逼人的攻势时,褚蒜子也行动了。

    褚蒜子派出了时任著作郎王修,王修本是东晋名士,与谢安交好,褚蒜子就让王修打着游学的旗号来到魏国,让他秘密会见张遇、魏统等一些先前投降晋朝,又复投魏国的官员。

    由于他们这些人先前都有冉闵从龙的功绩,然而他们却都是墙头草,看到冉闵将出现失势时,向东晋投降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这些人在魏国的官职虽然高,实权却不大,倍受猜忌,过得肯定不如意。王修游说他们投降晋朝,也会造成连锁反应,会让魏国政局出现动荡,冉闵也会因而无法全力攻打凉国。

    褚蒜子没有选择出兵,她非常清楚,从战场上去打败冉闵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,只有在冉闵的短处上着手,使用政治手段,才是真正的以柔克刚!

    恐怕谢安也没有想到这个年仅二十一岁的少年天才,是怀着这盘重要任务抵达的洛阳,并不是单纯的找谢安叙旧。

    王修随身带了好多份敕牒,像张遇如果率部投靠晋朝,将官封征北大将军(比原来镇西将军高一个品阶),开府仪同三司,豫州牧,汾阳县公。原本张遇是回绝了王修,表示自己是魏国臣子,什么烈女不侍二妇,作为忠臣,不侍二主。

    王修看了张遇的强烈反应,非常意外,他就道:“将军还是再考虑一下吧,不着急表态。这份敕牒先放在里,如果将军想通了,拿着敕牒,既可赴任就职!”

    张遇推辞不过,只好接了这个敕牒。

    哪里曾想,冉闵遇刺,而且还没有治好的希望,他也产生了异样的心思。洛阳如此混乱,他有三千心腹兵马,如果出其不意,或许可以斩下冉闵的脑袋,拿着冉闵的脑袋,再投降东晋,至少可以换一个郡公。

    张遇怎么样都感觉这笔买卖划算,于是,他是召集心腹将士秘密商议。张遇的部将龙真、上官恩、乐弘全部秘密来到张遇的营帐内。

    张遇把接见晋朝使者,以及王修硬放在这里的敕牒,以及晋朝的价码儿告诉了三人。

    褚蒜子为了拉拢这批墙头草,使用的价码并不低。不光是张遇,就连龙真、乐弘、上官恩也俱有封官,像亲兵统领龙真封有忠武将军。乐弘为冠军将军,历阳太守,上官恩为五兵考功司主事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一份份敕牒,龙真、乐弘、上官恩皆心神激荡。

    龙真用颤抖的声音道:“唯将军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张遇看到脸上阴晴不定的乐弘和上官恩道:“如何?干还是不干!”

    上官恩道:“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,拼了!干!”

    乐弘道:“只要仔细谋化,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!”

    张遇看到自己的心腹将领都支持自己冒险,他一边派人联系王修,声称自己考虑再三,大晋才是天下主共,跟随冉闵始终背着一个反贼的名号,恐怕死了也入不了祖坟。8)
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访问爱导师

若发现 第423章人死鸟朝天(二更)-历史军事章节出错,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
本作品《大魏霸主》为私人收藏性质,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tx程志 所有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